眯眯网 > 小说 > 段纹琢唐宏博(冷情老公很难缠)小说

段纹琢唐宏博(冷情老公很难缠)小说
2020-05-21 20:00:45   

《》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,主角是段纹琢唐宏博,这里提供段纹琢唐宏博小说阅读,冷情老公很难缠小说讲述了。段纹琢自然知道保姆说的段小姐就是她的姐姐,段纹钰,是了,段纹钰一向喜欢格桑花,难怪,唐宏博会在花园里,种上这么许多。

内容精选:

皎洁月色一点点的上移,银色的光晕洒满了花园的每一个角落,段纹琢走的有些累了,她便坐在椅子上休息,保姆站在一旁,静静的候着。

接着斑驳的月色,她看见花园一处种着许多一样花,高矮不齐,只是她叫不上来什么话,她看着那一处,便问道。

“那是什么花?”

保姆看着段纹琢看着的那一处,小心翼翼的回答道。

“夫人,那花叫格桑花,是先生以前,专门……专门为段小姐种的。”保姆说完,不忘仔细观察下段纹琢的表情,见她没有什么异样,便安心了下来。

段纹琢自然知道保姆说的段小姐就是她的姐姐,段纹钰,是了,段纹钰一向喜欢格桑花,难怪,唐宏博会在花园里,种上这么许多。

原来只是因为段纹钰喜欢,想到这里,她心里却隐隐有些堵的慌。

“走吧,回去吧。”段纹琢起身,向家里走去。

“夫人,不散步了?”保姆在身后,小心翼翼的问道,一方面责怪自己刚才话多了些,好端端的提起什么段小姐呢,夫人和先生的关系稍微有些缓和了,现在想必又……唉……。

段纹琢回到房间的时候,竟然发现唐宏博也在,她有些讶异,随即想起之前的很多次晚上,他的粗暴和霸道,现在她怀着孩子,他应该不会乱来的吧。

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段纹琢上前一步,开口问道。

此时唐宏博倚着沙发,双手交握在与腹前,看见段纹琢回来,眼里似乎像是喜悦的神色,立刻就敛去了大半。

“怎么了,我来自己妻子的房间,还要被问为什么,这是什么道理?”唐宏博说着坐在沙发上,长腿交叠,一幅慵懒的姿态。

段纹琢何时看见过这样风姿的唐宏博,一时间心脏漏跳了一拍。

“哦,你随意。”段纹琢掩住心里的慌张,立即转身,走向卫生间。

唐宏博看见她,虽然怀孕但是依旧消瘦的背影,不禁隐隐的心疼,她总是不会好好吃饭,现在怀孕,吃的没有吐的多,怎能不消瘦呢。

唐宏博眼神暗了暗,想来,他得想个法子好好给她补一补才好。

段纹琢洗漱好出来以后,发现唐宏博依旧坐在沙发上,就连身形好像都没有动一下,她不禁有些着急。

“我要睡觉了。”段纹琢轻声道。

“嗯,睡吧。”唐宏博点头,只是依旧没有要走的意思。

“你,你不走,我怎么睡呢?”段纹琢不敢看他,只好低着头道。

“那就一起罢。”唐宏博说完,不等段纹琢反应就起身将她拦腰抱起,然后走向床边。

他的动作,引来段纹琢一声娇呼。

“你做什么?”段纹琢瞪大眼睛,看着唐宏博,总是觉得今晚他特别的奇怪,好像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。

“你怎的,比怀孕之前还轻呢?”唐宏博好像是在自言自语,但是段纹琢却是听见了的。

唐宏博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,然后拉过被子将她盖好,只是他好像依旧没有要上床,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。

“你……”

段纹琢的话,被唐宏博出声打断。

“我就在这里陪着你,等你睡着了,我再走。”唐宏博目光卓然的看着她。

可是他那么灼热的眼神将她瞧着,段纹琢哪里还有半丝的睡意,只好闭上眼睛装睡,可是心里想的都是,他现在是什么意思?

是关心她还是关心她肚子里的孩子呢?

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竟真的睡着,她不知道唐宏博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只是这一晚,她睡的极其的安心。

翌日。

唐宏博就接到了段纹钰的电话,想约他去吃饭。

但是今天的天气似乎不是很好,从早晨开始,就一直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,唐宏博握着手机,看着落地窗外被打湿的草地,又抬头看了看二楼依旧没有起床的段纹琢。

想了想,还是出声拒绝。

“算了,下次吧,今天下雨。”唐宏博的声音没有丝毫的起伏。

电话那段好像顿了下,但是随即就佯装开心的说道。

“你可以带着纹琢来啊,我有点想她了呢。”段纹钰说着,全然忘记,昨日拦在唐宏博车前时说的话。

“不用,下雨天,纹琢出去总是不好的,你要是想看她,来家里就好了。”唐宏博两句话都离不开关心段纹琢的语气,让段纹钰,心里的怨恨又更加的增添了一份。

段纹钰握着手机手指关节泛白,可想而知,她是用了多大的力道,好像要将手机捏碎似的,只是面上依旧保持着平静的,尽量让自己的话听上去没有那么的愤怒。

“那好吧,改天再约。”段纹钰刚说完,电话里就传来嘟嘟的声音,不用想也知道,一定是唐宏博挂断了电话。

难道如今,他们连说一句再见的机会都没有了吗?还是说,在他心里,根本就不想和她再见面?

不,一定不会的,她深信唐宏博的心里还是爱着她的,只是碍于段纹琢才不得不将这份爱藏起来,所以,这一切的源头,都是源于段纹琢。

如果没有段纹琢,这一切都会回到起点的吧?如果段纹琢消失,那么唐宏博一定会回到她身边的。

这个念头一出来,段纹钰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可是,她不得不承认,自己的想法是对的。

琉璃装饰的壁灯,金色为主色调的大厅,还有精致的壁画,价格不菲的水晶吊灯,这些段纹钰都没有心情欣赏。

因为没有约到唐宏博,她的心里此时不禁有些怨恨,还有些烦躁,她跺了跺脚,准备转身回家,从长计议。

“纹钰?是你吗?纹钰?”一声惊喜带着讶异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。

段纹钰只好回过头去,是他。

“真的是你,纹钰,你还活着,真是太好了。”荣轩疾步过来,然后一把将她抱在怀里,勒的头有点喘不过气来。

段纹钰用力的将荣轩推开,脸上嫌弃厌恶的表情一览无余,只是处在兴奋中的荣轩,并没有发现这一点。

“纹钰,我……”

“停,我是回来了,所以呢?和你有什么关系。”段纹钰打断了荣轩,即将说口的话,冷漠的说道,其实她并不想理会他,本来就不太喜欢她,不管过了多久,她都不会喜欢眼前的这个男人的。

荣轩并不在意段纹钰对他的态度,因为爱一个人,是不会计较那么多的,她的一切他都喜欢。

“真是太好了,纹钰,你知道吗?这么久了,我每天都在找你,我知道,你一定会没事的。”荣轩没有想到会在自己的酒店里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,他现在除了开心,什么感觉都没有。

段纹钰冷眼看着,独自兴奋的荣轩,她忽然想到了一个计策,说不定以后他还真的能派上用场呢。

想到这,她看着荣轩的眼神都柔和了许多。

“荣轩,你怎么会在这里呢?”段纹钰主动出声询问。

“你忘了,这里是我的酒店啊,那你呢,你怎么会在这里,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荣轩急忙的问道。

“刚回来,没有多久,本来约宏博来这里吃饭的,只是他有事,来不了了。”段纹钰柔柔的说道。

又是唐宏博,荣轩听见段纹钰提起唐宏博,他脸色立即就变了变,但是随即就调整好了,他看着段纹钰的脸,温柔道。

“既然他没有来,就和我一起吃顿饭吧。”荣轩邀请道。

段纹钰,顿了半响道。

“好。”

段纹钰之所以答应和他吃饭,当然是有目的。

荣轩一顿饭下来,光看着她了,根本就没有怎么吃,这张脸他日思夜想了这么多年,现在终于出现在他面前了。

“你一直看我做甚?”段纹钰并不怎么喜欢他看她目光,所以放下筷子,冷冷的出声道。

“没有什么,只是觉得段纹琢和你长的确实有很像,不然,我想以唐宏博的性子断然不会娶了她的。”荣轩当然知道段纹钰喜欢唐宏博。

只是如今唐宏博已经娶了段纹琢,这倒是让他很满意。

段纹钰闻言,立即抬起头看着他。

“你认识纹琢?”段纹钰压抑道。

荣轩点了点头。

“曾经我也把她误认成了你呢,不过听说她现在已经怀了唐宏博的孩子了,想来他们的感情一定不错。”荣轩故意在段纹钰的面前这样说,就是像试探下,她是什么样的反应。

“哦,是吗?那很好啊。”段纹钰放在桌子下的手攥紧,指甲陷进了掌心的肉里,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疼痛。

原来段纹琢怀孕的事情,已经传的这样快了吗?

那么她想夺回唐宏博,看来就要从长计议了,她抬眼看着坐在她对面的荣轩,忽然想到了一个计划。

看来今天遇见他,是上天注定的。

荣轩看着她脸上,没有任何的表情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,却不知道她的心里正在盘算着一桩阴谋。

“荣轩,觉得我那个妹妹是个怎么样的人呢?”段纹钰笑着,轻声是问道。

“不过一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,怎么?你还真的将她当成妹妹看啊,她不过是个私生女,你竟真的在意?”

荣轩深知段纹钰的性子,断然不会将段纹钰当成自己人看的。

热点推荐
今日点击排行